香港巴塞尔:做一场可以让人排队一小时的展览

2018年3月27日,巴塞尔艺博会第六年来到香港。

29日下午是公众开放日的第一天,正逢香港复活节假期,准备进场观展的香港市民已经在港湾道的入口处排到了几百米外的天桥下。一位特意前往观展的内地艺术家说,自己是排了一个半小时的队才入场的。这座城市“浓得化不开”的艺术气息由此可见一斑。

今年来观展香港巴塞尔的人特别多,尽管头两日是VIP预展日,但在第一天领vip票的柜台前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许多年年来观展的艺术机构和藏家门在vip门口看着长队,都是在惊叹艺术对这座城市的改变。



▲ 2018年香港巴塞尔艺博会现场


▲ 公众日第一天,观展的市民在会展中心港湾道入口排起上百米的长队

Art Basel已经是一个有40年历史的品牌了。在香港,它营造了很好的环境和氛围吸引收藏家的到来,这里是观众观看高品质作品的绝佳机会。杰夫·昆斯的“雕塑绘画”在大卫·卓纳画廊和纽约Two Palms画廊上,都被以小个展的方式展出,他本人也来到了巴塞尔现场;安东尼·格姆雷也亲携作品亮相白立方画廊上;高古轩则展出了曾梵志为画廊创作的新作《8》……

而那些已经被中国人烂熟的安尼斯·卡普尔、埃利亚松、丰塔纳、毕加索、草间弥生、奈良美智等更是比比皆是,即使你完全不懂艺术,都会因为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而驻足停留。

除此之外,香港巴塞尔更能让你感觉到一种竞争的气息,全世界的艺术经纪人要在这里快速地浏览展品,并且瞬间做出决定;收藏家们从车上下来直奔展厅,来看看国际最顶级的画廊都在展览什么,哪里是艺术的蓝海,哪里是作品的价值洼地,他们需要参与到这场快速的竞争中来。

香港巴塞尔的好作品和藏家都太多了,再贵的作品在这里都可以出售,媒体每天的关注点都是销售战报,动辄几百上千万以美金计的售价,刺激着行业里每个人的敏感神经。

在大多数人传统意识里只是个金融中心的香港,经过巴塞尔多年的艺术洗礼,正在成为全世界艺术活动向亚洲逐渐转移的中心城市,这里有越来越多的美术馆、顶级画廊、高品质的艺术作品和藏家群体,它是未来全世界艺术市场进入到内地的前哨站。

就在香港巴塞尔艺博会开幕前一天,位于中环的H Queen's艺术大楼开业,以大卫·卓纳、豪瑟·沃斯等为代表的国际一线画廊入驻大楼,奈良美智、艾未未、沃尔夫冈·提尔曼斯等个展同期开展,参加开幕的人群又从狭窄的电梯口一直排到了山上。

其中奈良美智在佩斯画廊举办的个展,全部是他2018年最新的雕塑和绘画作品,让人想起去年在福州的一个商业艺术机构里,一场同样知名度的日本艺术家,仅仅是收藏展就让全城骚动不已,此间的差距让人唏嘘。


福州到底离最前沿的当代艺术有多远?

威狮国际艺术中心在不断的艺术尝试中为这座城市寻找答案:

2016年,威狮国际艺术中心刚一成立,就用三场高规格的当代艺术展览,把国内一线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带到福州;




▲ 威狮国际馆藏艺术家薛松为澳门美狮美高梅酒店创作的《澳门八景》,全部采用澳门本地书本及刊物作为材料进行创作
2017年,威狮国际艺术中心以当代艺术展览为基点,通过艺术活动IP化、艺术衍生品开发、与各地的酒店、机场、银行合作公共艺术项目等,把“艺术介入生活”的理念延伸到艺术生态的各个链条。

2018年,刚出炉的《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艺术展会依然是全球艺术品市场的主阵地,亚洲买家购买力持续增强,中国买家占大多数。因此威狮国际艺术中心已经确定参加多场国内艺博会,代理作品与签约艺术家将悉数亮相。

▲ 威狮国际馆藏艺术家毛旭辉的作品亮相香港巴塞尔

同时,一个超过1600平米的新的当代艺术空间被选定,可能会成为福州最大的民营美术馆。来自国美团队的规划设计正在几易其稿,正如威狮国际艺术中心新任馆长陈婷所言,这一定会是福州新的艺术地标,不仅有当代学术展览展示的职能,更兼具艺术活动、体验、交流的生活综合性。

而更让人期待的自然是新馆的开馆展,它可能是一场有趣的艺术实验,甚至在新馆装修过程中就启动,呈现一场“半成品”的展览;它也可能是一场艺术与科技结合的先锋展览,跳脱出传统观展形式,用最先进的影像科技让观众在体验中感受当代艺术的魅力。


重新定义福州艺术圈,从做一场可以让人排队一小时的展览开始。